当期末考试遇到作文:叶圣陶教你这样学

寒假临近,学生们在期待着假期到来的欢乐之时,还面临着期末考试这个关卡。而语文考试中的作文,还是不少同学心中的难题:


如何克服写文章的畏难情绪?

如何正确领会出题老师的意图,写出高分作文?

有没有什么诀窍让我在短期内提升成绩?


别着急,我们整理了教育大家叶圣陶先生对于语文写作的观点和看法,今天重点介绍写作文之前的准备工作,希望对孩子们的期末考试和未来的语文学习有所帮助。



拿起笔来之前

文 |  叶圣陶

  


写文章这件事,可以说难,也可以说不难。并不是游移不决说两面话,实情就是这样。


难不难决定在动笔以前的准备功夫怎么样。准备功夫够了,要写就写,自然合拍,无所谓难。准备功夫一点儿也没有,或者有一点儿,可是太不到家了,拿起笔来样样都得从头做起,那当然很难了。


一  说说准备功夫


1

在实际生活里养成精密观察跟仔细认识的习惯,是一种准备功夫


不为写文章,这样的习惯本来也得养成。如果养成了,对于写文章太有用处了。你想,咱们常常写些记叙文章,讲到某些东西,叙述某些事情,不是全都依靠观察跟认识吗?人家说咱们的记叙文章写得好,又正确又周到。推究到根底,不是因为观察跟认识好才写得好吗?


 《大师语文:多说与少说》插图

2

在实际生活里养成推理、判断都有条有理的习惯,又是一种准备功夫


不为写文章,这样的习惯本来也得养成。如果养成了,对于写文章太有用处了。你想,咱们常常写些论说文章,阐明某些道理,表示某些主张,不是全都依靠推理下判断吗?人家说咱们的论说文章写得好,好像一张算草,一个式子一个式子等下去,不由人不信服。推究到根底,不是因为推理下判断好才写得好吗?


推广开来说,所有社会实践全都是写文章的准备功夫。为了写文章才有种种的社会实践,那当然是不通的说法。可是,没有社会实践,有什么可以写的呢?


3

还有一种准备功夫必得说一说,就是养成正确的语言习惯


语言本来应该求正确,并非为了写文章才求正确,不为写文章就可以不正确。而语言跟文章的关系又是非常密切的,即使说成“二而一”,大概也不算夸张。语言是有声无形的文章,文章是有形无声的语言:这样的看法不知大家可以同意吗?既然是这样,语言习惯正确了,写出来的文章必然错不到哪儿去;语言习惯不良,就凭那样的习惯来写文章,文章必然好不了。


什么叫作正确的语言习惯?可以这样说:说出来的正是想要说的,不走样,不违背语言的规律(现实中有很多成年人在说话的时候都不能很好地表达清楚,这跟语言习惯有很大的关系)。做到这个地步,语言习惯就差不离了。所谓不走样,就是语言刚好跟心思一致。想心思本来非凭借语言不可,心思想停当了,同时语言也说妥当了,这就是一致。


所谓不违背语言的规律,就是一切按照约定俗成的办。语言好比通货,通货不能各人发各人的,必须是大家公认的通货才有价值。以上这两层意思虽然分开说,实际上可是一贯的。


语言的规律不是什么深奥奇妙的东西,原来就是约定俗成的那些个说法,人人熟习,天天应用。一般人并不把什么语言的规律放在心上,他们只是随时运用语言,说出去人家听得明白,依据语言写文章,拿出去人家看得明白。 所谓语言的规律,他们不知不觉地熟习了。不过,不知不觉的熟 习不能保证一定可靠,有时候难免出错误。必须知其然又知其所 以然,把握住规律,才可以巩固那些可靠的,纠正那些错误的, 永远保持正确的语言习惯。学生要学语言规律的功课,就是这个道理。


 《大师语文:多说与少说》插图


二   学一点语言的规律


现在来说说学一点语言的规律。该注点儿意的有两个方面,一是语汇,二是语法。


1

语汇


人、手、吃、喝、轻、重、快、慢、虽然、但是、这样、那样……全都是语汇。语汇,在心里是意念的单位,在语言里是构成语句的单位。对于语汇,最要紧的自然是了解它的意义。


一个语汇的意义,孤立地了解不如从运用那个语汇的许多例句中去了解来得明确。

如果能取近似的语汇来作比较就更好。譬如“观察”跟“视察”,“效法”跟“效尤”,意义好像差不多;收集许多例句在手边,分别归拢来看,那就不但了解每一个语汇的意义,连各个语汇运用的限度也清楚了。


其次,应该清楚地了解两个语汇彼此能不能关联。这当然得就意义上看。由于意义的限制,某些语汇可以跟某些语汇关联,可是绝不能跟另外的某些语汇关联。譬如“苹果”可以 跟“吃”“采”“削”关联,可是跟“喝”“穿”“戴”无论如何联不起来,那是小孩也知道的。但是跟“目标”联得起来的语汇是“做到”还是“达到”,还是两个都成或者两个都不成,就连成人也不免踌躇。


对于那些专司连接的语汇,得个个咬实,绝不乱用。 提出假设,才来个“如果”。意义转折,才来个“可是”或者“然而”。准备说原因了,才来个“因为”。准备作结语了,才来个“所以”。还有,说“固然”,该怎样照应,说“不但”,该怎样配搭,诸如此类,都得明白。


2

语法


咱们说“吃饭”“喝水”,不能说“饭吃”“水喝”。 “吃饭”“喝水”合乎咱们语言的习惯;“我佩服你”“你相信他”主 分明,合乎咱们的本意:这就叫作合乎语法。


语法是语句构造的方法。那方法不是由谁规定的,也无非是个约定俗成。对于语法要注点儿意,先得养成剖析句子的习惯。说一句话,必然有个对象,或者说“我”,或者说“北京”,或者说“中华人民共和 国”,如果什么对象也没有,话也不用说了。对象以明白说出来的居多;有时因为前面已经说过,或者因为人家能够理会,就略去不说。无论说出来不说出来,要剖析,就必须认清楚说及的对象是什么。单说个对象还不成一句话,还必须对那个对象说些什么。


说些什么,那当然千差万别,可是归纳起来只有两类。一类是说那对象怎样,可以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作例子,“成立了”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怎样。又一类是说那对象是什么,可以举“北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作例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就是说“北京”是什么。


但是咱们说话并不老说这么简单的句子,咱们还要说些个繁复的句子。


繁复的句子里往往包含几个分句,除开轻重均等的以外,重点都在后头:这又是一个道理。像“读书人家的子弟熟悉笔墨,木匠的儿子会玩斧凿,兵家儿早识刀枪”这句话,是三项均等的,无所谓轻重。像 “宁可将可作小说的材料缩成速写,绝不将速写材料拉成小说。”“如果我们不学习群众的语言,我们就不能领导群众。”这几句话的重点都在后头,说前头的,就为加强后头的分量。如果已经把重点说出,原来在前头的就不用说了。


《大师语文:多说与少说》插图


三   关于态度


写成一篇观察得好认识得好的文章,那根源还在于平时有好习惯,习惯好,才能够把文章的材料处理好。


平时想心思没条没理,牛头不对马嘴的,临到拿起笔来,即使十分审慎,订计划,写大纲,能保证写成论据完足推阐明确的文章吗?


平时对于语汇认不清它的确切意义,对于语法拿不稳它的正确结构,平时说话全是含糊其词,似是而非,临到拿起笔来,即使竭尽平生之力,还不是跟平时说话半斤八两吗?


所以,要文章写得像个样儿,不该在拿起笔来的时候才问该怎么样,应该在拿起笔来之前多做准备功夫准备功夫不仅是写作方面纯技术的准备,更重要的是实际生活的准备,不从这儿出发就没有根。急躁是不成的,秘诀是没有的。实际生活充实了,种种习惯养成了,写文章就会像活水那样自然地流了。


以上文字摘编自叶圣陶《大师语文:多说与少说》,

九童圆梦综合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